欣如翻书13 龙应台著《天长地久》

发布时间:2019/6/24 13:10:38最新文章

现在,看书的速度,真是令我感叹。一本温润心泽的书,也断断续续地读,读了一周的时间。 完满!完满啊! 生命可以这样,不辜负,彼此成全! 《天长地久》的内容为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写给母亲美君的19封信。 19封给母亲的信,写的不是陪伴母亲的生活日记,而是把个体情感铺展在真实历史中,写尽对亲情、亲子、生命、时代与岁月的思索。 为此,书中穿插的35篇从数千件珍贵材料中筛选出的“大河图文”,是本书的独树一帜。
屏东县潮州镇东港溪畔(龙应台摄) 2017年4月,龙应台在香港参加禁语禅修。就在那一刹那,她决定搬家,搬回屏东,照顾美君,她已失智的92的母亲。 在过去的十五年里,不论是在香港还是在台北工作,每两个星期龙应台都会到潮州去陪伴母亲美君,不曾中断。 但那毕竟是匆匆地来,匆匆地走。是一个月打一两次浅浅的照面。 是什么让作者下了决心离开台北,搬到乡间呢?在木棉道上行禅时。 人走,茶凉,缘灭,生命从不等候。 书中写到:“他们是在山河破碎的时代里出生的一代,可是让我们从满目荒凉,一地碎片里站起来,抬头挺胸,志气满怀走出去的人,却不是我们,而是美君你啊,和那一生艰辛奋斗的你的同代人。现在你们成了步履蹒跚,眼神黯淡,不言不语的人了,我们可以给你们什么呢?”
龙应台得出的答案是:此生唯一能给的,只有陪伴。 美君,1925年出生在浙江淳安的一个富庶人家,自小在吟诵诗书的长辈膝下长大,备受文化熏陶。 美君一共有5个孩子,大儿子在逃难时被留在了湖南老家,另外4个则在台湾长大。 她什么都愿意做,自力更生,爱她的儿女。 龙应台与父母的合影 “女儿要上大学。她如果不读大学,以后就会跟我一样。” 每一个孩子都该读书、受教育,这一点,美君心里从没有变过。 美君的木头书包 终于,女儿受足了教育,读到了博士,走得远远的。美君则欢欢喜喜,目送女儿远行的背影。 龙应台留学美国九年,旅居欧洲十三年,任教香港九年。 像“美君”如此这般——搏命付出的母亲,世间应该千千万万。空篮子(P242) 这世界上有一个女人,不知道为什么,曾经为我做了这些事: 头十年,每天省下自己的每一分钱,为我无穷无尽地提供吃的喝的用的。 后十年,什么粗工都愿意做,为我筹学费。她的手上生了茧,因为日夜编织渔网。她无论如何要让我受高等教育。 我终于受足了教育,而且受的教育越高,我走得越远。她欢欢喜喜,目送我远行的背影。 这个关系很怪异;她究竟欠我什么呢?然后她就老了。眼皮垂下来,盖住了半只眼睛;语言堵住了,有疼痛说不出来;肌肉萎缩了,坐下来无法站起。曾经充满弹性的肌肤,像枯死的丝瓜垂坠下来;曾经活泼明亮的眼神,像死鱼的灰白眼珠。她不曾享受过人生,因为她的人生只有为别人付出。 邻人送来一篮黄瓜,我们都还坚持要以萝卜装篮回报。这些送给我们“人生”的女人,我们拿什么装进篮子呢? 像作者如此这般——知行合一的儿女,人间应该千呼万唤。 在你身边(P171) 我无法让你重生力气走路,无法让你突然开口跟我说话,无法判知当我说“我很爱你妈妈”时你是否听懂,但是我发现有很多事情可以做,而且只有留在你身边时才做得到。 因为在你身旁,我可以用棉花擦拭你积了粘液的眼角,可以用可可脂按摩你布满黑斑的手臂,可以掀开你的内衣检查为什么你一直抓痒,可以挑选合适的剪刀去修剪那石灰般的老人脚趾甲,可以发现让你听什么音乐能使你露出开心的神情。 一生有限的时空,如何抵达“天长地久”?作者龙应台说可以的。 让每一寸时光,润物无声; 把暂时片刻当作天长地久,给予所有的“旅寓”以“家园”的对待。

当下(P160) 很慢很慢的,才体会到落日在跟我说什么: 人生的聚,有定额,人生的散,有期程,你无法索求,更无法延期。 你以为落日天天绚烂回头,晚霞夜夜华丽演出,其实,落日是时间的刻度,晚霞是生命的秒表,每一个美的当下,一说出”当下”两字,他已经一笔勾销。 安德烈的人生线条和我的线条交叉点过去,我们此生不再有机会同住在一个屋檐下。总是在机会过去之后,才明白我必须学会把片刻当做天长地久,给予所有的旅寓,以家园的对待。陪伴美金是我错失后的课业实践。 给你一朵虎头茉莉那香气儿游到你梦里。? 人生,最不能蹉跎的事情里,报亲恩在你的排行榜吧? 那么,何必迟疑! 龙应台爱给了我们看!



相关文章: